您的位置:w88中文官网 > w88体育登陆 > 夏耷:大学行政化危害远大于学术造假

夏耷:大学行政化危害远大于学术造假

2019-05-20 01:22

进入专题: 大学官僚化   腐败  

进入专题: 大学行政化  

进入专题: 学术生态  

阮炜 (进入专栏)  

夏耷  

夏耷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学术腐败”已成了当今社会的热闹话题。这里“学术腐败”指的是学术造假、抄袭一类的事。造假、抄袭之人一旦东窗事发,网络和媒体通常会又会热闹十天半月。闲极无聊的人们甚至天天期待着“学术腐败”的爆料。然而,高校的腐败难道仅止于此?

  “学术腐败”近年来一直是热门话题。这里“学术腐败”指的是学术造假、剽窃、抄袭一类的事。造假、剽窃、抄袭者一旦东窗事发,网络和媒体通常会又会热闹十天半月。闲极无聊的人们甚至天天期待着爆料学术腐败。然而,难道高校的腐败仅止于此?

   在执政党的领导下,我国近年来经济取得了巨大发展,国际地位迅速提高,学术虽然也有不小的进步,却不能与经济和国际地位的飞跃相提并论,人文学科即文史哲与国外相比差距可能还在扩大。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一个使有责任感的人文学者感到痛心的事实。究其原因,恶劣的学术环境难辞其咎。这从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优化学术环境的指导意见》可见一斑。《意见》指出:“目前我国支持创新的学术氛围还不够浓厚,仍然存在科学研究自律规范不足、学术不端行为时有发生、学术活动受外部干预过多、学术评价体系和导向机制不完善等问题。”这段话尽管稍嫌笼统,没有点出问题症结所在,实则已承认因急功近利之风的盛行,我国学术生态严重失衡。这里首先要问的问题是:人文学术生态失衡有何表现?主要表现有二:一曰业绩评估行政化;二曰学术机构官场化,或大学官场化。

  大学的本份是学术,这包括教育与研究。如果一个大学不好好搞学术,就不是一所好大学。如果一个学校的教授、副教授不用心做学术,不用心搞教学和研究,而是一门心思要当院长、副院长、校长、副校长、书记或副书记,如果一所大学的院长、副院长、校长、副校长、书记、副书记们不把全部心思用在教学和研究上,而是整天开会或勾心斗角,这当然是有后果的,那就是,把大学办成了一家公司,甚或一个政府。大学不按大学逻辑来办,必然产生这么一种导向作用,即学而不优则仕。大学不按大学逻辑来办,其必然结果是大学官僚化、行政化、衙门化。如果一个大学少则设八九个校长、副校长、书记、副书记,多则有二十来个校级干部,如果一个区区二十来人的“学院”就要设院长、副院长和书记、副书记六七人,有多大一个比例的人们会真正全副身心地搞学术?更有多大一个比例的人们心中不官欲涌动,眼巴巴地望官、媚官,从此立下不做学问要当官的雄心壮志?

  我以为,大学行政化是一种比学术不端行为严重得多,危害也大得多的腐败。大学教师中弄虚作假、抄袭他人成果的人毕竟是少数,影响面也比较小,一经爆料,会引来社会的高度关注,当事人立马身败名裂,所以相对说来更容易得到惩戒。相比之下,大学不按大学的逻辑来办,是一种行业性、结构性的普遍现象,更是一种不能捉奸在床、绳之以法的灰色犯罪。大学不按大学的逻辑来办,所造成的导向必然是大学行政化、官场化、衙门化,必然会办出一所所伪大学,必然会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当今中国还有没有真正的大学?如此办大学危害之大,绝对不亚于少数人弄虚作假。纳税人把血汗钱交给大学,是要让它好好教书育人,好好搞教学和研究,而不是要大学人整天价削尖脑袋望官、媚官、跑官、争官。

  

  这样办大学,会给年轻讲师、助教们树立一个什么榜样?会给公众造成何种印象?这不是一种腐败,一种比学术造假严重得多的结构性腐败,是什么?纳税人把血汗钱交给大学是要让大学好好教书育人,好好做学术研究,而是让大学人整天削尖脑袋望官、媚官、跑官和争官。从哪方面看,这也是一种比通常所谓“学术腐败”严重得多的腐败,一种危害大得多的腐败。高校教师中搞学术造假、抄袭的人毕竟是少数,影响面也较小,一经爆料,会引来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当事人可能立马身败名裂,所以更容易得到惩戒。相比之下,如果大学不按大学的逻辑来办,所造成的导向作用必然是学而不优则仕,必然是大学的官僚化、行政化、衙门化,所以其所造成的危害之大,绝不亚于少数几个人的造假和抄袭。

  不用说,大学的本份是学术,这包括教学与研究。但我们在大学看到了什么?一个教师以学术为志业,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做学问,最后发现多年来的努力白费了。除了有少数真正做学问者承认的学问甚至成就,就只剩下个教授空衔,校园里边从下到下几乎没人把你当回事。教授是什么?不就是个教书的?首先分配在办公室上,人人都认为院长副院长们天经地义应享受单间,教授则无论你资历多老,学问多大,声望多高,只能两人或三人一间。如果向天真的本科生介绍某人是某方面的著名教授,他们通常面无表情,但一听说某人是个院长副院长、校长副校长的,个个眼睛立刻释放出羡慕和敬畏的光芒。更严重的是,一个做了点“学问”混了个教授的人只要做了校级、院级领导,学问一夜间便自动变成第一,在拿项目、评奖、坐次、排名、成果署名上,立马自动排在有学问而没头衔的教授之前。

   一

  其实一出中国国门,在香港、澳门就可以发现,一个大学最多设一个校长,一个副校长即可,行政上的杂事完全可以让两三个秘书或助手去做。事实上,这是国际通例,是一种合理的制度,一种对纳税人的血汗钱负责的制度。之所以是合理的,是因为大学不是政府,就那么一点破事,一个校长、副校长加几个助手、秘书完全可以办下来,甚至办得远远好过设二十来个校级干部。官少效率高。官一多,大事小事动辄召开校长会、书记会、或党政联席会。常言道,艄公多了打烂船。艄公不多,船自然一帆风顺,不会发生打烂船的事。

  这样的大学是什么样的大学?是伪大学,是以假作真的大学,是犯罪的大学。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样的“大学”并没有按大学的规律来办,并没有遵守大学的游戏规则,而是一种行政化、官场化、衙门化了的大学。如此“大学”会导致什么样的大学文化?会导致一种没有学术自主、学术独立的大学文化,而学术之所以不能自主、不能独立,根本原因又在于官场权力压倒学术权力,官场价值取代了学术价值。在这样一种大学文化中,行政官员垄断了大部分资源,垄断了大部分物质的和符号的资源,从而剥夺了学术应有的尊严。想象不出世界上除了中国,还有哪个国家有这样的大学文化。想象不出在世界上除了中国,还有哪个国家会闹出如此天大的笑话:明明在搞政治,却假装是办大学;明明已是婊子,却硬要摆出贞女的模样。在这种文化中,要让年轻博士、硕士们把生命奉献给学术,实在是太难。

  

  可为什么在经济上表现优秀的中国人,在教育方面竟能如此愚蠢、荒谬?

  不用说,如果一个大学不好好搞学术,就不是一所好大学。如果一所大学中本来有学术潜力的教授、副教授不再用心做学术,不再用心搞教学和研究,而是一门心思要当院长、副院长、校长、副校长、书记或副书记,如果一所大学的院长、副院长、校长、副校长、书记、副书记们不把全部心思用在教学和研究上,而是整天价开了大会开小会,勾心斗角,乐此不疲,这肯定是有后果的:把大学办成了一家公司,甚至办成了一个衙门。

   这里“业绩评估行政化”的“业绩”并非指教学业绩,而是指研究业绩;“行政化”主要指行政权力膨胀,过多涉入、干预学术管理。在中国高校,量化管理早已是常态,近年来各高校对排名的痴迷更大大强化了这种倾向。对人文学科来说,这十有八九是非理性的量化管理。它有何表现?首先表现在刊物迷信或崇拜上。具体说来,就是用行政权力把国内有一定影响的刊物奉为“顶级”、“权威”或“一类”、“二类”等等,学者在其中发文章,不仅被给予以“政治待遇”如创新奖之类荣誉,还伴之以丰厚的金钱奖励;不属于此范围的刊物则不承认其价值。在这种粗暴的管理中,最可能代表学者观点和水准的学术专著,其价值即便还没有被完全否定,已很难得到承认了。对“发展中大学”(排名前十甚至前五之外的都可纳入此列)来说,这种做法可能会起到一些激励作用,但其负作用同样明显,即,进一步加剧本已十分严重的贫富分化,同时又因把奖励范围之内的刊物抬得过高,给予其过大的权力,为有关机构和人员权力寻租大开方便之门,再度造成社会不公。姑不论编辑能否人人廉洁自律,即使真能做到了,也因工作性质的缘故而并非总是具有最高水平,总是处在学术最前沿。大搞刊物崇拜,后果必然是放弃高校和研究机构本应该具有的对研究成果价值的最高评判权,而把刊物当作学术水准、学术真理的最终裁定者。这里得表扬北京大学,在目前我国癫狂的学术生境中,它居然没有发疯,仍能看重成果本身而非所发表刊物,对所有“核心”刊物一视同仁,不厚此薄彼,搞区别对待,尤其不搞金钱奖励。

本文由w88中文官网发布于w88体育登陆,转载请注明出处:夏耷:大学行政化危害远大于学术造假

关键词: w88中文官网